F3小王子

A-水塔先生 、:

晚安曲。

Maximilian Hecker的《Anaesthesia》—麻木。

     包了几束花,给文竹修剪了多余的枝条,啃了一个甜的泰国芒果,突然好想吃西瓜,满脑子空想很多事情直到强迫自己清空,想去做的事情有很多,碍于现实不能实现,只是也不会放弃,希望自己有一天可以去完成。

     当一天过去,安静下来的时候打开台灯想看一本书,好像自己真的很久没有看书了,把书合上,让我把这首歌发完再去培养睡意吧。

Have a good dream!

She woke me up at night

深夜里,她把我轻轻唤醒

To carry me outside

将我带入静谧的夜空

We hid in deeper forests

匆匆躲进密林深处

And fainted in the dark

双双陶醉于夜香之中

Anaesthesia

陶醉其中

Anaesthesia

被你陶醉

Shining, brilliant and darkness

时而眼前闪耀,时而光明冲天,时而投向黑暗

No more need to run

完全没有了逃脱的心思

Oh, tonight is the night of my life

哦,今夜才是我的生命之夜

And tomorrow is the first day of my life

明天正是我生命新的起点

Cause you are there to hold me

只因有你将我拥在怀中

And I sing

我开始歌唱生命

Anaesthesia

陶醉其中

Anaesthesia

被你陶醉

Shining, brilliant and darkness

时而眼前闪耀,时而光明冲天,时而投向黑暗

No more need to run

完全没有了逃脱的心思

Oh, tonight is the night of my life

哦,今夜才是我的生命之夜

And tomorrow is the first day of my life

明天正是我生命新的起点

Cause you are there to hold me

只因有你将我拥在怀中

And I sing

我开始歌唱生命

I wallow in sounds of flapping wings

展翅的节奏令我痴迷

Flying in darkness while she sings

歌声飘荡在无尽的夜空

Oh my lord, I will be

啊,我的爱神,我愿永远属于你

I wallow in sounds of flapping wings

展翅的节奏令我痴迷

Flying in darkness while she sings

歌声飘荡在无尽的夜空

Oh my lord, I will be

啊,我的爱神,我愿永远属于你


广宁竹海

知足常乐者,乐也。

老朋友

蔡澜:

大家一提起新加坡,就想到海南鸡饭,而我在微博中,团友们最常问的是:「哪一家最好?」 
一直不变的答案,就是「逸群」。
老一辈的人,只记得最老的一家叫「瑞记」,其实它的老板也是从「逸群」出去的。那年代做小食生意的都很保守,而他和一位宣传奇才黄科梅先生交上了朋友,在报纸上大卖广告,因此一炮而红,反而大家忘记了「逸群」这家由一九四○年创立的老店。
没有搬过,还是在莱佛士酒店附近的海南街上做买卖,一经过,看到一块白纸黑字的招牌,墨已剥脱,镶在玻璃镜框之中。
旁边二根柱子上,用鲜红的字写着逸群咖啡洋茶雪藏啤酒鸡饭几个大字,两扇玻璃门上面有店的英文字母,写成 Yet Con,那时标准拼音尚未流行,那个「 Con」字怎么想也想不出和「群」字有什么关连。
进门就有一个档口,架子上摆满碟子,下面的铁盘里最少也有四五十只已经煮熟的鸡。师傅戴上塑料手套,就在砧板上一只只斩开,另一个大铁碗,盛着鸡肝、鸡心、鸡肠等。有些客人不吃肉,专为这些内脏而来。
店里每天洗擦得干干净净,桌椅至今还和开业时相同,捷克做的椅子,是经典的设计,当今已成为古董。
鸡肉上桌,一吃,是的,这才是真正的海南鸡饭味道,数十年不变。饭上桌,鸡油的香气扑鼻,淋上又浓又黑的海南酱油,配上以鸡油浸的辣椒酱和姜茸,你要吃最正宗的,也只剩下这一家人了。
店里另一招牌菜是烧肉,做法与香港的不同,也要淋黑漆漆的酱油,别有风味,炒粉丝亦然。
老板已是第二代,认识多年,样子和店里的味道一样,不变。二者都成为好朋友。
地址:25, Purvis St, Singapore
电话:6563376819